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狗狗资讯 > 狗狗训练 > 曝小S夜会小鲜肉,完整版小说全文阅读

曝小S夜会小鲜肉,完整版小说全文阅读

编辑:姜伟彪 时间:2023-04-19 来源:熊猫屋宠物网

李逸将炒勺放在锅里,用颠锅的手法,将米饭颠起,落在了炒勺里。

随后,他将炒勺放在盘子上方,轻轻抖动,米粒就如同碎金粒一般落了下来。

很快,金色的米粒就堆积成了一座金色的小山,散发着浓郁的葱香和蛋香。

“哇!好漂亮!”

吴垒惊叹不已。

摄影师则已经上前将相机怼到了近前,拍起了特写。

在特写镜头中,白玉般的瓷盘中央,堆积着一座金山,拍出来的效果,堪比艺术品。

“兄弟,你贵姓?”

马师傅走上前来,冲李逸询问,语气颇为诚恳。

“免贵姓李,我叫李逸。”

“李师傅。”

马师傅点头赞叹:“你这饭炒的,太牛了,我就没见过你这么强的炒功。”

“过奖了,都是基本功。”李逸客气了句。

“你这都叫基本功,那我们就都别干这行了。”

马师傅神色复杂的开了句玩笑,跟着好奇问:“你是有师门的吧?”

这么扎实的基本功,不是从小练是练不出来的。

“没有师门,是我自己瞎琢磨的。”李逸随口解释。

“……”

马师傅无语的看着他,显然并不相信他的说辞。

不过马师傅也没再追问,而是指了下他锅里剩下的小半锅炒饭,问:“我能尝一点吗?学习一下。”

“可以,他这一份也够了。”

李逸随手就将剩下的小半份炒饭倒进了一旁的盘子里。

吴垒看着,有些心疼的嘟囔:“其实也不是很够……”

但马师傅可顾不上他了,直接拿了个勺子过来,就迫不及待的舀起一勺炒饭,倒进了嘴里。

他是故意用倒的方式,因为这样能看出炒饭的松散程度。

毫无疑问,李逸的这份炒饭,松散程度绝对过关,每一粒米都毫不粘连,干净利索。

闭上嘴巴,轻轻咀嚼着,马师傅逐渐露出了一丝笑容,摇了摇头。

“师傅,怎么样啊?”

一旁的帮厨忍不住问了声。

马师傅伸出了两根手指,将口中的米饭咽下,才叹道:“就两个字,劐气!”

“劐气?”

听到马师傅的评价,吴垒不明白是什么意思,就冲李逸问:“逸哥,什么是劐气啊?”

“劐气也叫锅气,是中式炒菜的精髓。”

李逸解释:“它是一种用猛火快炒做出的一种特殊的火燎味,就是在食物受到超过200℃的高温炙烤,发生了焦化反应和美拉德反应以后,产生的一种特殊香气。

粤菜厨师比较讲究劐气,尤其是小炒菜,必须要有劐气,才算合格。

一道劐气十足的菜,要满足四个要求,就是热,快,干,香。

热就是要温度够高,炒的时候锅温最少也要两百度,才能激发出食材的焦化反应。

出锅的温度也要热,客人吃到的时候,能感觉到明显的烫,才算够劐气。

快就是炒的速度要快,避免糊锅,也要让食材快速成熟的同时,还能保持原本的鲜甜。

干就是菜品的质地要够干身,标准是有汁不见汁,有芡不见芡,有油不见油,这样才不会腻。

香就是美拉德反应产生的锅气香味了。

美拉德反应是一种食物非酶褐变的反应,也叫非酶棕色化反应。

说白了,就是食材在高温下褐化形成的味道。

就像是煮米饭、煲仔饭时,锅底形成的锅巴,还有炒饭、炒面、炒河粉时,和锅底接触的部分变成焦黄色的那种味道。”

听到这里,吴垒总算明白了:“我知道了!我小时候,奶奶经常给我买葱油饼吃,葱油饼上有些地方会被煎得焦黄焦黄的,又脆又好吃,那就是锅气吧?”

“没错。”

李逸笑着夸赞:“孺子可教。”

“嘿嘿!”

吴垒呲着大牙笑着,像是上学时被老师夸奖的学生。

听着李逸的解释,马师傅也确定了自己的猜测。

这小子绝对是有师承的!

不然他怎么对劐气了解得这么清楚?

又舀起一勺饭,仔细品位了下,他愈发确定了。

李逸这份饭炒的,纯粹就是在炫技!

咽下口中的米饭,他回头冲帮厨示意:“你不是一直不明白什么才叫有劐气吗?你来尝尝这饭就知道了!这就叫有劐气!”

帮厨将信将疑的上前,拿起勺子尝了一口,顿时瞪大了眼睛:“卧槽!好香!”

见他惊叹,其他厨师也忍不住了,纷纷拎着勺子上前,围在盘子两旁,你一勺,我一勺的尝了起来。

“卧槽!这劐气太足了!又干又香!”

“真牛啊!这是纯纯的技术活儿!太狠了!”

厨师们的惊呼声不断,都有点被震到了。

马师傅冲李逸挑起了大拇指,由衷赞叹:“李师傅,你这功夫,我服了,太牛了!”

李逸笑了笑:“不难的,你多试几次也能炒。”

“我真来不了。”

马师傅连连摇头,面色有些尴尬。

他还是很清楚自己几斤几两的。

李逸这份水炒饭的确不复杂,靠的就是纯粹的炒功,但就是这份纯粹的炒功,就不是其他人能学得了的。

就像是库里告诉一个校队球员,投三分球不难,只要瞄准篮筐,往里扔就好了。

这在他看来,可能的确不难。

但对于其他人来说,却难如登天。

因此,李逸或许真的觉得别人多练练也能做到。

但听在马师傅耳朵里,他这话就显得有些凡尔赛了。

见他们吃得香甜,吴垒也忍不住了。

从柜子里拿了个勺子,他就端过盘子,舀起了一勺炒饭,送入了口中。

粒粒分明的米粒入口后,一种火燎般的焦香就弥漫了开来。

吴垒挑起了眉毛,看向了一旁的炒锅。

他仿佛能感觉到,刚刚在锅里翻腾时,这些米粒是被怎样的一种炽热火力包裹着!

这就是劐气吗?

好香!

他甚至觉得,哪怕是用这种手法,单纯的炒一份白米饭,什么都不放,他都能吃得干干净净!

低头看了眼腰间的蛋白质水壶,又看着面前香气四溢,劐气十足的炒饭,吴垒忽然有点想哭。

这才是人吃的东西啊!

“逸哥…”

他眼巴巴的瞅着李逸:“你以后能天天给我做饭吗?”

李逸:“……”

摄像师:“……”

“说点能播的。”

李逸看了眼时间,杏仁豆腐还差几分钟才能好。

咚咚咚!

厨房门口,前厅经理焦急的敲了敲门:“你们干嘛呢?客人都催了好几次了?”

正陶醉在炒饭劐气里的厨师们这才想起自己的职责,赶忙放下勺子,跑回灶台前,热火朝天的忙活了起来。

见状,李逸擦了擦手:“别打扰人家干活了,出去吃吧!”

说着,他就转身离开了厨房。

吴垒一手端着盘子,一手用勺子㧟着炒饭往嘴里塞,一脸享受。

什么叫生命的意义?

能吃到这么好吃的炒饭,这辈子值了!

阅读: